广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养护

焚天画圣第142章巨力龙兰搭配

时间:2020-05-21 来源网站:广州汽车网

焚天画圣 第142章:巨力龙兰

面对冲来的众人,言诚与云襄儿都涌起一阵无力之感。

龙兰却是眼泛精光,盯住一个正指挥卫士们冲上前来的修行者,舔了舔嘴唇。

“可以杀人吗?”她回头问二人。

“不可以吃人。”言诚说。“士可杀,不可辱。”

龙兰点头。

“只是不吃便好,对吧?”她问。

“不错。”云襄儿点头。

“好。”她转身,面对着冲过来的一个卫士,随意地一挥手。

那看似纤弱的细小手臂,却突然爆发出可怕的力量,只是这么一挥,那卫士连人带刀,竟然一起被打碎成漫天碎块!

血肉碎块混合着刀片,向着远处飞射而去,击在几个卫士身上。

有倒霉者,被其中的刀片命中,立时倒地不起,惨叫声中,胸腹或脸上涌出血来。

“痛快!”龙兰眼神大变,由普通的人类圆瞳,变成了一种裂痕般的竖直眼瞳。

是为龙眼。

冲过来的卫士们,未曾见过龙眼,此时只觉眼前少女散发出兽般气息,一时骇然。

“是妖!”有卫士惊呼。

“妖?”龙兰冷哼,“太看轻我了!”

她得意而笑:“你们担心现在装修以后墙壁会裂开这些弱虫,乖乖替老子补充龙力便好!”

说着,她突然向前疾奔而去,当先卫士惊恐,挥刀便斩,但她速度太快,卫士的刀方才举起,她人已冲到近前,也不动手,只是一撞,那卫士被撞碎。

她疾冲向前,来到人群中一个修行者面前。修行者惊恐挥刀,带动天地念力斩来。

“像是需要你这样的家伙!”龙兰眼放精光,修行者的眼神便立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在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后时变化。

龙眼,幻瞳。一经使出,便是云襄儿这等凝元境高手也要中招。

区区动念境,如何抵抗?

一时间,修行者只觉龙兰是世上最值得珍视者,自己若能为她付出生命,实是莫大光荣。

他眼中流露出欣慰之色,扔了手中刀,展开双臂。

龙兰冷笑,扑到前方,一掌击在他的胸口。

天地间有念力动,那念力带着龙族的高傲,有着龙的气息。

于是,那念力便当被称为“龙力”。

龙力起,演化成爪,深入修行者胸膛,直入其体内,找到念元所在,一抓,便将所有念力抓于爪中,夺了出来。

修行者面露痛苦之色,全身颤抖之中,仰天倒下。

龙爪收回,将那念力捏成一枚晶莹珠子,被龙兰一口吞下。

“美味!”龙兰眼中流露出满足之色,又向下一个修行者扑去。

“她这般,也算吃人吧?”云襄儿问言诚。

言诚想了想,摇了摇头:“吃人的念力,便如夺人体力。怎么能算是吃人?”

“哦。”云襄儿点头,望了望那修行者,一笑。“果然没死。只是恐怕日后再想修行,是没有办法了。”

“解除他人对自己的威胁,却能不伤其性命。”言诚点头,“龙兰此法,倒是善法。”

“一般人见了,都会称其为邪法吧?”云襄儿笑。

“总比杀人性命的强。”言诚认真地说。“这便如抢劫者之罪,轻过杀人者之罪。”

“但都是罪哦。”云襄儿说。

“倒也是。”言诚笑。“但罪也是轻罪。而且我们动手,是为自保。别人来杀我们,我们自卫,不论如何反抗,都是有理。何况我们还不伤他们性命?那简直就是行善了。”

“受教了。”云襄儿点头。

“闪开!”此时一声厉喝,是卫队队长持刀缓步走出了营帐。

众卫士立时让路,队长缓步向前,盯住了龙兰。

他看到龙兰之眼,心中便是一惊。

心惊,却不形于外。外表看来,他目光镇定,表情沉着,稳步而来。

龙兰此时刚刚再废一位修行者,刚把其念力凝聚成珠,吞入腹中。<上升到了160万/p>

她站直了身子,盯着队长,缓缓点头:“你很厉害,比我主人还有厉害。”

“主人?”队长一怔。

“便是那位极美丽的姑娘。”龙兰一指云襄儿。

队长愕然。他知道那是战国女弟子,言诚的师妹。

他知道眼前这少女绝不一般,他更知道一个月之前言诚与云襄儿坠落之时,身边并未带着这位一人。

那么,这少女从何而来?

难道是渊狱之下?

渊信念更为坚定狱之中有何秘密?这少女眼瞳异于人类,其念力诡异,却有妖气在身。

难道便是传说中的“妖”?

“你是何人?”队长问。

“你管得着吗?”龙兰眼中有精光闪。

随后,纵身飞奔向前,直奔队长而来。

那一瞬间,队长与她目光交汇。刹那间,他心神一震,只觉少女前来,并无恶意。

但怎么会没有恶意?

心神再震之际,他却反应过来,急忙伸手拔刀。

但……

这少女身材纤弱,玉指纤纤,面容秀丽,如何能是害人之辈?

这一刹那迟疑,龙兰便已到了近处。

不好!

队长突然醒悟,大喝一声震动自己心神,瞬间拔刀也出鞘。

寒光闪动,天地念力立时向着刀身集来,刀未动,刀影已现,化为锐利刀意,随时顺主人心意,纵横四方,夺人性命。

但可惜,终是慢了。

龙兰眼中闪动贪婪之色,脸上挂着笑容,一掌挥出,正中队长面颊。

立时,有血肉块飞散而出,队长半个头颅粉碎四散。

另一半头颅上,那只眼瞪得老大,但瞬息间便失去了神采。

尸体将倒未倒之际,龙兰一掌抓了过去。龙力演化为爪,直接深入对方体内,夺取念元念力,凝聚成珠,吞入口中。

“美味!”龙兰面露畅快之色。

此时,尸体轰然倒下,手中念刀摔落地上。

龙兰却看也不看一眼,仍沉浸于吞噬念力珠带来的满足感之中。

众卫士尽皆骇然,握手的手忍不住颤抖。其中修行者,更是深深感到恐惧,忍不住后退。

“龙兰好强。”云襄儿感应到那队长实力强于自身,却未料竟连龙兰一击都无法接下,不由感叹。

“多亏你有屠龙念。”她看着言诚,微微一笑。“否则,我们就算力量全盛,怕也要死在渊内。”

“未必。”言诚摇头。“当日她的力量并不似今日。她这一个月来借指挥破阵之机,暗中吞噬我们不少念力,才有今日实力。”

“好狡猾。”云襄儿皱眉,“你当时未何不提醒我?”

“彼此互惠,何必计较。”言诚笑。“况且若无当日的不计较,今日谁来替我们出头?”

云襄儿点头:“师兄,还是你有远见。”

“此地不宜久留,走!”言诚一笑之后,肃容,拉起云襄儿的手。

疾风念起,黑线缠裹二人,片刻间来到了龙兰身边。

“咱们走。”言诚低声说。

“好。”龙兰望了人群中几位修行者一眼,眼中有不舍之色。

随即,被言诚黑线缠裹,一同如风般掠向远方。

身后,卫士之中,突然有烟火站天而起,直上九霄,轰然炸开。

龙泉谷中央长老会中,景清行目光一闪,猛地长身而起。

“是渊狱崖那边?”他问。

有一长老仔细聆听,立时点头:“不错!是他们的号炮!”

景清行身形动。

一动,便不见踪影。

一处卫所之中,谢浩思猛地一下站起,人如一道疾风般席卷而去,刮得屋内纸张飞扬,布帘飘荡。

不久之后,两道身影一先一后,出现在渊狱崖上。

“大长老!”一众卫士立时向着其中一人拜倒。

那正是景清行与谢浩思。

“大长老!”谢浩思亦向着景清行,躬身低头。

“发生了什么?”景清行看着谢浩思。

“属下未在此处,因此……”谢浩思脸上流下汗来。

“你为何不在此处?”景清行问。

谢浩思叹息:“属下大意,属下知错。”

“发生了何事?”景清行望向众卫士。

“言诚与云襄儿自渊底突然跃出,还带了一个可怕的少女,似是……似是妖族!”一个军官急忙上前禀报。

“少女?妖族?”景清行目光一寒。

“她只一招,便击杀了队长。”那军官颤声禀报。“属下等想要拦截,但……着实拦不住他们……”

“他们向何处去了?”景清行厉声问。

军官一指方向,不等说话,景清行已如一道疾风一般一掠而去。

谢浩思皱眉。身形一动,立时追了上去。

言诚身如疾风,急掠向前。

片刻之后,便觉身后有一道威压缓缓而至。

他回头,便立时看到后方有人影动,如风疾掠,不断追近。

他皱眉,不顾一切运足全力。

云襄儿亦回头望去,随后便将念力全数调动而出,化为狂风,助言诚之力。

“若我龙元恢复,这种角色……”龙兰回头望了望后,哼了一声。

后面,是景清行。

再后面,是谢浩思。

两人一前一后,如风似电而来。依这般速度,只怕用不多久,便能追上三人。

便在此时,天地之间突然有念起。

景清行目光一寒,猛地一下停住身形,凝立不动。

谢浩思追来,立于他身侧,全神戒备。

“阁下何人?”景清行厉声喝问。

脚步声响,自旁边林中,缓缓走出一人。

他全身灰衣,灰帽遮头,脸上戴着一张狰狞面具。

“不要再追,不要逼我。”那人缓缓开口,语声冰冷。

“你是战国的人?”谢浩思皱眉而问。

那人摇头。

“战国的人在那里。”景清行冷笑,指了指另一处林子。

于是自那林中,有一人踏着落叶,缓步而出。

来人有冰冷的面色,冰冷的眼神,冰冷的心。

那是岳康。

面具人转头,望向岳康。

“这个赌,你赢了。”岳康看着他,微微一笑。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电话
舒筋健骨用什么药
小孩上火怎么办
江西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女性调养身体的方法
吐鲁番治疗白癫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