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动力

br憨五是正儿八经的憨五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广州汽车网

憨五是正儿八经的憨五。天生下一张嘴不会说话,三岁时一场脑病,便又哑又憨了。见了男人过来,把长长的脖子挺得直直的,眼连眨也不眨。见了女人特别是姑娘家走过来,那眼睛就像馋猫盯一条活鱼似地直盯着姑娘家扭动的臀部,不会说话的嘴傻乎乎地发出谁也不会发出的怪笑,吓得臀部线条起伏明显的姑娘一见他就心惊胆颤,努力地克制着自己让人失望的走路姿势,夹紧双腿快快地从他身边走过去。尽管如此,村里没有人怪罪他,他是憨五呀!

有一年秋天,巷东寡妇天祥家的独生闺女玉秀骑车去村西,路过憨五门口,憨五直愣愣地一直盯着玉秀让人喜爱的脸。玉秀吓得眼睛不敢看路前,一不小心,自行车滑进一个树坑里,咚的一下,连人带车一齐摔在了窄窄的巷道里。憨五傻笑着,看着倒在地上两眼流泪的玉秀,忽然,他张大了嘴巴,呀呀呀地跑过去,将倒在地上的玉秀一把抱了起来,又伸出手,把姑娘脸上流出的一丝血丝擦了擦。玉秀几乎吓昏了,那只黑的手放在她的脸上,使她“呀”地惊叫一声,连自行车也没推便跌跌撞撞地跑了。

憨五傻愣愣地站在那里,象是不知犯了什么大错。

为这事,他挨了他大哥一顿饱打。

从此以后,巷道的乡亲一见憨五在原先同情的基础上又多了一点意思。天老爷也是的,好好的人一个一个都死哩,这些货怎么还不死?

而憨五还是憨五,照样有事没事地坐在巷里,只是不怎么傻瞧过路的姑娘了,特别是一见玉秀远远走来,就赶紧扭身迈腿地回家了。

麦子碾打入库后,老天爷阴着脸一直没有亮起来,各家各户人心惶惶地不停地疏通着水道,加高着墙基,嘀嘀咕咕地骂着鬼天气。终于在一天傍晚,先是一声吓得怕人的响雷之后,大雨便哗哗哗地从天上泼下来。

暴雨是吓人的。暴雨的夜更是怕人。东边哗地一下,象是什么倒了;西边轰地一声,象是什么塌了。面对这漆黑的夜,人们惊慌地坐在炕上,不一会便发现屋子进了水。于是,人们赶紧踏着水,转移到早在屋外搭起的高高的木板架上。

“轰隆”一声,憨五住的那间房子塌了。他大哥大吃一惊,这才想起憨五没从房子里出来,于是连跌带爬地冲向那间房子,折腾了足足两个钟点,塌房拨开了,大哥却发现憨五不在炕上。

天亮的时候,村委会组织的抢险救灾队基本上使各家各户都脱离了危险。仔细地查点之后,才发现全村人安然无恙,只有憨五一个人死了。

憨五死在玉秀门外的一眼水井里。

当憨五的尸体打捞上来的时候,玉秀和她娘失声痛哭了。人们这才知道,昨夜岭上十八村的水下来了,整个巷子都进了水,二尺多高哩!半夜时分,憨五从屋里悄悄跑出来,一跌一滑地摸进院墙已被冲倒的玉秀家,发现玉秀住的那房子前檐墙倒了,玉秀被压在了房子里。憨五呀呀呀地大叫一阵,将玉秀娘抱起安置在院外的木板架上,之后便象疯了一样扑向那间倒塌的这与电力行业的期待有些距离。此前房屋。好一会儿,憨五满身是血地抱着半身 被卡在断椽之间吓得半死的玉秀出来了。

玉秀醒来后,望着救命的憨五哭了,而憨五却呀呀呀地说了一会,扭身跌跌撞撞着跑了。大概是出玉秀门后,一脚不慎,憨五便滑进玉秀门口那眼水井里了。

水灾过后不久,报纸上出现了一批抗洪救灾的模范英雄名单,在那些人名里没有憨五。

又过了数天,小村平静了。除了玉秀和她娘时不时地哭声外,巷子里的人们几乎没有人记起憨五了。而只有玉秀和她娘记得,明年六月初十是憨五的周年。

『二、牌客』

那时候人们还习惯称民国。也就是民国三十七年吧,马六从陕西跑商回来了。刚刚二十一二的马六,学了一套打牌本领。

几十年过去了,为这事,胖胖的马婶几乎没有一天不叫骂他。但骂归骂,老伴毕竟还是老伴,照样在黑不点灯的炕上给他搓腰揉肚子。

马六还是马六。一辈子没学下一样本事,就喜欢摆弄摆弄麻将牌这玩意。照样天天早早出去,照样夜里鸡叫回来。

儿子有一月不理他了。六岁的孙孙见面也不往他怀里扑了,肯定是儿媳教给的,现在这些娘儿们!马六不理会,照样时不时地给孙孙买一些糖棒糖葫芦之类的好吃食。

淡儿亲孙子,他是爷们哪!

早饭做好了,马婶在院里喊,咱们吃,甭叫那挨刀子的。儿媳绷着脸,没理会婆婆的话,噔噔噔地走到厢房的窗户前,象唤猪唤狗似地叫了一声,吃!唤他?赖好是爹哩!现在这世道......

不管象唤猪唤狗唤什么地唤他,总是叫他马六吃饭的。他照样慢步腾腾地起来,慢步腾腾地到桌前,慢步腾腾地——不管马婶他们理不理他,夹上几口菜,塞进嘴巴闭得死紧地孙子口里。

他马六不在乎。

前几晚胖老三一牌抓下去,抓了他一个二五八“嘴”子。平的,没吃,揭张,七算八算,一家伙就是六十多。那一晚,他输了二百块。

二百块?想想心里仍怪疼的。但打牌岂有不输之理?年轻时在陕西打牌,一下还输了两匹大马哩!第二天不是赢了它两头小毛驴?今格输二百,明格赢他个三百!

兴兴地来!悻悻地回。第二天照样兴兴地抓牌,悻悻地回家。

可以说,马六这辈子手气不好,牌运不佳。二十岁学会打牌,到现在四十多年的功力了。手把牌一抓,拇指和中指夹住牌轻轻一捻,六万!连看都不看,准的。

可他老是输。赢的回数远不如输的零头。以至于老牌友一见他,就乐滋滋地笑,“送”主任嘛。但输是输,他不在乎。他再乏再困,一摸那四四方方的麻将牌,心里爽快地就象鸡毛掸了肚皮似的。

马婶和他分居了。一笤帚把子捣过去,把他赶到窄巴巴的马房炕上。

原因是昨儿晚马六把六百元——刚刚卖的一头母牛钱输了。

马婶急得“死”了几回,儿媳却因为狗狗把两角钱给了巷里的蛋蛋猫猫丑女不知是谁,在房里骂着:败家子,你有多少钱,我命苦怎么逢下这么个货......

借儿骂公爹,马六他知道。想起那一把草一把料喂大的牛,两眼不觉流下了泪。他咬了咬牙,从箱子里悄悄拿出三百元,又出去了。

最后一次!

可马六再没有回来。

据说,马六那一晚牌运最好,牌转一圈,他连扣带胡。轮到他坐庄时,上手一抓“净口”。第二圈,拇指中指一夹牌,独赢八万,都有了。他禁不住仰面大笑,接着,笑红的脑袋一直向后倒去。

马婶哭得死去活来,儿子媳妇两眼也哭成了樱桃。人就是这样,有些人活着的时候,身边的人都讨厌他,甚至恨他。而一但忽然不在这个世上,那心中的悲哀便压倒了一切。

棺盖封好了。锣鼓的声音已从巷道传进屋里,马婶忽然象发疯似地扑向棺材,哭叫着一定要让人打开“柱儿”。马婶唤着儿子:“你爹一辈子爱打牌,你——呜呜,把你爹箱子里那副牌拿来,放在你爹手边,让他——呜呜......”

儿子哭着找牌去了。

灵堂的哭声更悲切了。

『三、七婆』

一大早起来,七婆便哼哼叽叽地在巷里唱,哼哼叽叽地一边唱着一边乐呵呵地弯腰去捡满巷被一夜大风刮得乱飞的纸花和破柴乱草儿,早早上学的孩子三三两两从巷里走过,跑过七婆的身边便唱:疯七婆,疯七婆,一天到晚睡不着,睡不着,睡不着,没有七爷没法活。瞅着跑过身边唱歌的孩子,七婆傻愣愣地站上一会儿,便乐呵呵地笑,笑着笑着,昏花的两眼便淌出一串泪花。

七婆就这样一过许多年。

村子里的老辈讲,说七婆年轻时可真是好人样呀!那年,七爷从后山贩马回来,把七婆从马背上往下一抱,那七婆的人样样,真是他妈妈的照死人了。老辈们讲七婆时,不笑不闹一本正经地,年轻人便傻愣愣地听,傻愣愣地听着便想,如今疯了的七婆年轻时就是如何地照死人的风光女人。

七婆的的确确是那年七爷从后山带回来的女人。那年七爷刚刚死了女人,便出了山,一年之后,七爷回来了,带回了几匹马,也带回了七婆。七婆这一来,再没有回过后山,也没见后山有人来过。

假如你有一个站Chinese food七婆就这样一直跟着七爷过,一过许多年,直至七爷病逝。

七爷临死的时候,拉住七婆的手说,屋里的,我对不起你。七婆的眼泪便哗哗哗地流,流着流着,便对七爷说:掌柜的,我对不起你呀!说着便扶在七爷身上呜呜地哭,哭着哭着,七爷便咽了气。

葬了七爷不久,七婆便疯了,起先开始是七婆常常愣愣地站着,说些毫无边际的话,后来倒是不多说了,便一天没事人似地在巷里哼叽,在巷里拣一些纸花、柴草和破垃圾。

七婆拣的垃圾几乎堆满了院子,转巷收废品的小贩儿盯着七婆的垃圾盯得眼睛发酸,七婆也没有卖掉,热了防冷呀!冬天要下雪哩,破柴乱棍要烤火哩!不烤火冻死人哩!七婆说的话在理。在理归在理,冬天来到的时候,七婆倒没有去烧那堆一整天拣的破玩意儿。

七婆一辈子命苦,说七婆命苦是因为七婆一辈子没有开过怀。老辈们年轻时曾私下议论过,照死人的七婆怎么就不会有肚子呢,没有肚子那七婆不就太可惜了。说着说着便都怀疑说不准是七爷的毛病。可七爷的身子壮得如牛哩,怎么能有毛病呢?老辈们扯淡上半天,终归是扯淡,无需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总之,七爷和七婆一辈子没儿没女。

老辈们说,七婆发疯病的原因倒不是因为七爷的死,生死嫁娶是人人都要走过的一道关卡,七婆时能想得通的。关键是七爷死后的坟地使七婆有了块沉重的心病。七爷死后,七爷曾经娶的那个女人的家人来了,一是要把七爷和早先的女人埋在一起,那伙人是邻村的,态度很硬。七婆惹不过那伙人,只有呜呜地哭,哭着哭着,便有不少人给七婆做工作,说七婆呀你要想开些,人家是原配呀!七婆说,我和掌柜的在一块快五十年了,他们还不到一年呀!人家再短也是原配呀!七婆便不吭声了。接着又一直呜呜地哭。七婆呜呜地哭着,一阵乱响的锣鼓敲进家,七爷便被埋在了早先那个女人的坟边。

不久,七婆便疯了。至疯,七婆一次也未到过七爷的坟边。

七婆有一手剪纸花的手艺。这手艺是七婆从后山过来时就有的。村里不论谁家有事,只要一叫,七婆把剪刀一拿,就去了。七婆剪的花很好看。公社的文化干部到村的时候,看过七婆的剪纸,看过之后便拿了十几副剪纸,说七婆剪的纸花,这是艺术品。艺术品懂吗?村里人说不懂。文化干部说,不懂就要学,好好地学一下毛选,艺术品就是艺术品,这是比较深的学问,一下子也给你们讲不懂。村里人便佩服文化干部有学问,都知道艺术品那么深的学问。七婆疯了之后,时不时还给村里人剪纸,只要你把七婆一叫,剪刀往七婆手里一塞,七婆便乐呵呵地跟你走。疯了的七婆剪纸时完全不象是疯子,那专注的样子让人吃惊,三掏两转地,一副纸花就剪出来了。七婆没疯的时候,剪上几副或十几副纸花,末了,在事主家给事主帮上一天忙,后来疯了,剪纸一了,事主便取上一个大白馍,往七婆手里一塞,七婆便乐呵呵地拿上就走。

就这样,七婆一天到晚在巷里哼叽着,哼哼叽叽地一边唱着一边去拣满巷的纸片和破柴乱草儿。

那年深秋,天气中有了冷人的味道。一大早没有人见到七婆在巷里走,到了中午还是没见。下午村长从乡里开会回来了,说是乡里放了一些救济面,村长扛了一袋给七婆去送,大门在里面插着,村长便七婆七婆地叫,叫不应,便用力去推,一推,门开了,进了西屋,才发现七婆死了。村长说,七婆死的样子很安静,衣服很整齐,脸和头发也洗过了,很干净;两只手放在胸前,右手捂着一个马头上吊的红樱子。

老辈们说,那红缨子是七爷年轻时偷赠给七婆的礼物,是假是真,村里人倒没有人知道底细。老辈们只是哎哎地觉得可惜,那么个照人的女人说死就死了,人哪!嘴巴啧啧地。

死了就死了,七婆毕竟是七婆,无儿无女,村委会出面,埋了七婆,随后,七爷和七婆的那一块宅基地和家业便归了公。

三五天工夫,村子里的人便忘了七婆。人们各自象牛象马似地忙着自己的事儿。偶而,谁家忽然有了喜事的时候,便想起了七婆不在了,红红的纸花也寻不下个人剪了,于是匆忙地又四处派人到远处的街镇去买,一边派人一边嘴不停地叽咕,说这村子的小卖部也太不象小卖部了,连个纸花也没有,也真是的。

过了些日子,村子里的人闲下来的时候,忽然有人觉得这村子怎么不象个村了,巷里怎么也不象个巷了,满村满巷的纸片乱飞,破柴乱草旧玩意丢了一巷的。村干部都是吃干饭的!也不管管了!

又过了不久,村委会的“卫生模范”牌子被摘走了。

『四、烦事』

侯家侯老爷子一闭眼,一下便惹出了许多令人头痛的麻烦事。

且不提那葬礼及其它花销费用,那是钱的事情,好说。单说这哭巷如何哭法,孝盆如何顶法,发葬如何葬法等等一古脑儿的礼仪程序,就令所有理事的理事头痛。

侯老爷子享年八十四岁。按说这年纪正是阎王点名宴请的年纪,闭眼蹬腿也算不枉来世上一遭。谁知,侯老爷子临去前竟忘了对自己的后事作个安排和交待。于是,只好惹得下辈们为无法理顺的程序争论不休。

这侯老爷子一辈子娶过两个女人。第一个女人姓李,过门不久,因病而故,葬在离侯家祖坟不远的斜崖凹。第二个女人姓赵,比侯老爷子小十岁,就是现在还健在的赵老妇人。赵妇人过门多年,一直没有给侯家添根香火,后便寻了娘家侄儿赵胜顶门立户,改赵胜为侯赵胜。不几年侯赵胜长大,成家生子,便恢复赵姓,而让儿子小小随侯姓,并言明侯小小继承侯家产业,为侯门顶天立地。这事情侯老爷子不死原本不麻烦,侯老爷子一死便麻烦了。

共 868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这篇小说,可谓是饱经岁月沧桑之作。没有一定的社会观察能力,以及相应的生活阅历和思想,绝对写不出这样的文字。生冷的笔触,独特的视觉,深挖社会上隐蔽的晦涩现实,让我们深深的体会到人性里的冷漠和悲凉。在作者诙谐的笔触里,借着简单的几个小故事,像一把刀一样直刺人性里的破败之源。读作者的文字,那些或辛酸的或无奈的或无可怜的现象从眼前一幕幕滑过。在明朗文明的时代主题之前,直视被人们遗忘的细节,被遗忘群体至真至性的一面。读来不得不让人感怀。作者这篇小说,主要齐聚了楼门巷发生的几个小事例。基本相似的格调,给予我们的感触却各有千秋。第一个小事件,作者将笔墨放在憨五这个智障人身上。在作者的笔下,憨五是与主题脱轨的一个物件。他又哑又憨,又爱盯着姑娘家痴看,弄得村子里的姑娘人人都怕他。而且大家对他仅有的一点怜悯也在玉秀事件之后消失地无影无踪。以至于大家认为他是个多余的累赘,甚至咒他去死。如果故事仅仅停留在这里,我一点都不觉得突兀。只是一个转折,让我蓦然看到这个智障人士舍已救人的大义一面。突觉眼前一亮。然而遗憾的是,除了被救的玉秀母女,没人承认他的英雄事迹?甚至在抗洪救灾模范英雄名单上都没有他的名字?他还命都丢出去了?难道还不够格么?这到底是社会的悲凉,还是人情的冷漠,不得不引人追思。第二个故事里,我们看到了噬牌的马六。他的一生可谓是不学无术,一念心思放在牌桌上。这么件事,无疑给家里带来了负面影响。老伴的叫骂,儿子和儿媳的不满,甚至连孙子都不愿跟他亲近。他还是不管不顾,最后连命都搁在了牌桌上。此后老伴,儿子儿媳的悲痛。让我忽然觉得,要珍惜眼前的一切,因为我们谁也不知道无常命运的下一步会伸到哪里。第三个故事讲的是七婆的事迹。也是最让觉得辛酸的一个故事。毫无疑问,七婆的一生是不幸的。她被七爷从外面带回来,跟七爷生活了五十几年,没有生下一儿半女,七爷死后,尸身抬去和原配合葬。七婆在这个地方人微言轻。在七爷死后,她的命运仿佛就已经注定。七爷死了,她便疯了。疯了以后呢?从孩子的童谣之中,我们可以揣测七婆的境遇,可是她依旧在为这个村制造方便,捡街上的纸花和破乱草儿,又帮村民剪花纸。这种便利在七婆死了以后,渐渐被村民意识到。不可谓不是七婆的悲剧。第四和第五个故事,讲的也是生活中极尽的琐碎,一个人死了以后,他的安葬问题,财产问题,往往随之而来,这里面的纠葛不可谓不烦人。而最后一个故事和第一个故事,给的感觉颇像。同样被村民不待见的懒鬼,他的一生与爹娘的数落和神灵牵扯在一起,也曾风光一时,然而就像刘婶最后的那句话一样:娃心里苦啊。因为无人理解,他的一生注定在清冷之中落幕。这六个小故事结合起来。可以说是触及了辛酸的人生。不幸的事实带给人的沉痛是短的,但给予的思考却是深远的。浅见,感谢作者的支持,推荐共赏!【:消失若默】【江山部精品推荐0120 2208】

1楼文友: -21 19: 2: 欣赏作者佳作,把握不到的地方还请指教。问安。

回复1楼文友: -22 09:41:51 多谢消失若默的精彩评点!多谢了!

回复1楼文友: -22 14:44:25 感谢的辛苦劳动,谢谢!

2楼文友: -21 19: : 1 小标题做了小小的更改,还望见谅。

另祝作者生活愉快,写文愉快。

回复2楼文友: -22 09:46:16 让你费心了!谢谢!同时也祝你创作愉快!

楼文友: -21 19:4 :45 江湖大哥的作品一向是耐品的,安好,喜欢你的文字。

回复 楼文友: -22 09:47:04 多谢莲儿!

4楼文友: -22 07:4 : 2 小说好,小末的解读也佳! 喜欢读书写点儿字

回复4楼文友: -22 09:47:42 谢谢朋友了!

对宫颈糜烂最有效的药物
小孩健脾吃什么药
肇庆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