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智能

辅法魔行 第029章 生死边缘的重要一课

时间:2020-02-24 来源网站:广州汽车网

辅法魔行 第029章 生死边缘的重要一课

来福和双喜掏出了自己的证明,根本就没什么问题,就算是搜也就两三分钟的功夫,搜完了来福和双喜,接下来众仆自然就开始搜起了车上的画架还有一些东西。

“堵在门口干什么?”

刚搜完了用具车,一个重装的骑士手中举着一面金穗王旗出现在了城门口:“怎么这么久队伍都不动一下!”。

话刚说完,骑士的目光落到了纱车上,看了一下转头对着四周张望了起来,连声问道:“哪位是塞皮特罗勋爵?!”

“我是!”罗小虎知道这是王旗,能打这个旗帜的至少都是一位王子。可是罗小虎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认识的王子,而且以罗小虎半调子的水准更不可能分辩这是哪一个王国的王室纹章。

“我们家殿下一直渴望能够拜访勋爵阁下,请您稍等一会儿,我这就去通知殿下”执旗的骑士立着罗小虎庄重的来了一个捶胸礼,手上的铠甲,碰到脑甲发出了一声清脆啪的一声。

说完也不等罗小虎表示什么,轻轻的一带缰绳,跨下骏马就己经转过了头,向着来时的路奔跑而去。

罗小虎这边纳闷哪位王子想见自己呢,原本搜车队的队伍也停下来了,几个原本还牛逼的仆人立刻眼巴巴的望着自家的主人。

‘老孔雀’也有点儿失神了,现在白树城蹲着的王子可不少,最少也有八九位,这还不连前两天还直接挂掉的那一个。这帮王子殿下中有一些货色还是不要去惹的好,路上看到个树桩都能踢上两三脚的货,不是自己一个小伯爵可以惹的起的。

一听说王子来,搜车队停下来了,罗小虎的心中不由的松了一口气,不管这个王子怎么样,至少现在危险暂时解除了。

这会儿功夫,罗小虎忍不住瞅了一眼赶车的师徒两人,法迈罗还好,霍尔克的脸上那就精彩了,两鬓己经起了一层小汗珠,仔细一看,法迈罗还按着匹格的手,估计要不是这样,这货就忍不住了。

看了这位师徒两人,罗小虎不由的看了看人群中的克里斯蒂娜,当罗小虎的目光望向了克里斯蒂娜的时候,姑娘也正望向了他,两人四目相对的时候,罗小虎发现克里斯蒂娜还对自己客气的笑了一下。

居然胆子还没有人家姑娘大!罗小虎又找到了一个理由,在心里狠狠的唾弃了匹格一把。

“哪位是塞皮特罗勋爵?”

罗小虎一愣神的功夫就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伸着脑袋往车队后面一看,顿时有点儿惊着了。

罗小虎也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是什么东西,估且就叫这个东西抬床吧,抬着的床嘛!看起来大约是三米见方的大床,四角各伸出了两根长杆,每一个长杆由一位壮汉抬着,一共是八个壮汉,这些壮汉个头差不多,两米左右,每一个都是肌肉虬实,虎背熊腰,个个长的都像是民国片里的在国内横行的列强大力士似的,胸口的胸毛黑乎乎的一大片,罗小虎乍一看觉得比自己脑袋上的头发还密实呢。

床上坐着的那位,更是惊人,差点儿让罗小虎惊掉了下巴。

罗勋爵一看到这个人,心中不由的暗道:好家伙!这人是吃了什么东西,长成了这一副模样!

这样的王子对于罗小虎来说有点儿不是那么接受的了,印象中的王子不就是童话中的,年青英俊,有事没事的骑上一匹大白马,满世界的溜跶,顺带着骗骗漂亮的姑娘的货色。

如果按着长相来说,罗小虎自认为自己这样的才配叫王子,来的这位最多配叫杀猪的!不过可惜的是王子是生出来的,不是按长相来的。

坐在床上的人太胖了,坐在床上,手臂上的肉都己经垂到床面上了,身上的肉说一句话都开始无风自摆。真是太胖了!

来的这位正是弗炟王子,自从听到了依洛娜的歌,这位精于音乐的王子就在心中把这个未曾谋面的塞皮特罗勋爵,放到了自己最想见到的人列表中的第一位,原本今天就出城去罗小虎画画的地方相见的,谁知道在城门口就碰上了。

“我就是!”罗小虎虽说没有在现实中见过这么大一胖子,但是电视上和络上可见过图片,影像,愣了一下子之后就回过了神来,笑着抬起了手挥了一下。

片刻,抬床就己经来到了罗小虎的面前。

“依洛娜小姐的两首歌就是您交的吧,我是弗炟·德赫塔,来自于德赫塔王国,很高兴认识您,勋爵先生”弗炟对着罗小虎微微的倾了一下脑袋,行了个一个礼。

罗小虎这边期是虚按着左胸,略略一低头:“很高兴认识您,王子殿下!”

“请问您还有没有别的歌曲,我非常喜欢您这些歌曲的旋律,简洁流畅,自然优美……”。

罗小虎望着口若悬河的胖王子,不由的心中开始嘀咕起来:我是遇到粉丝了?看这位的样子,一说歌,立刻吐沫横飞的估计还是个脑残粉!

一想到这里,罗小虎不由的心中大乐啊,觉得自己现在的情况还真是应了一句老话,叫天无绝人之路,‘老孔雀’手中的授权力吓的一帮子权二代成了鹌鹑,现在老天又给自己送来一位脑残粉王子!

“歌我这里还有不少,不过现在挤在这城门口,一挤这都快一个半小时过去了,这位老伯爵今天估计是准备跟我耗上了”罗小虎笑着说道。

话中的意思那是不言而谕的:你小子要想听新歌,那就快点儿把这老家伙给我打发走,出了城,就听新歌!

弗炟这边也不知道听没有听出罗小虎的意思来,等着罗小虎说完,望向了‘老孔雀’一双小眼睛中满是探询的意思。

老孔雀把手中的剑回鞘,催着自己在坐骑上前两步,把自己的腰弯成了九十度:“尊敬的殿下,我奉城主和主教大人的命令,捉拿刺客”

“那我这里有刺客喽?”罗小虎笑着望向了老孔雀语气就不是那么客气了。

这个时候己经不是结不结梁子的问题了,人家都己经咬定了这梁子,罗小虎己经没有退路了,更何况自家的车队中还真的有仨货真价实的刺客。

老孔雀根本不理罗小虎,只是睁着一双老眼扫了一下罗小虎的表情,就对着弗炟王子说道:“我也是为了塞皮特罗勋爵着想,每一次出城都是这么大的动静,说不定就被刺客找着了机会混了出去……”

弗炟听了之后,想了一下对着罗小虎笑道:“塞皮特罗勋爵,既然这样那咱们就配合一下”这位说完了还转身对着跟自己过来的骑士说道:“把我的队伍也叫过来,先搜我的队伍”。

“我们跟勋爵一起出城这样可以吧?”

如果罗小虎是土生土长的索达尔兰的,现在这功夫应该是内牛满面,扑地哀嚎,哭天抢地的喊着弗炟王子太给面子了,这么看的起我!

可惜的是,现在罗小虎直接心里操起了面前这位胖王子的祖宗八代:你特么的不帮忙滚过来干什么?还一起出城,你现在不帮忙老子今天出不了城了!

“那王子先请!”

为了拖点儿时间,想想看还有没有别的招,罗小虎直接让弗炟王子的队伍先接受老孔雀的搜查。

弗炟旁边的骑士一听,顿时就有点儿不乐意了,一个个横眉竖眼的瞪着罗小虎。

弗炟到是不以为意,笑着点了点头,很有风度的说了一句:“好!”。

说完一挥手示意自己的队伍站到前面来。

老孔雀之所以敢硬着来,那是知道弗炟王子的弱点,这位王子性格中带点儿文青色彩,骨子里喜欢让自己看起来春风和煦,想人家提起自己的时候至少大多数都是夸奖的。说白一点儿特别爱面子的人,喜欢和别人讲规则。

如果不是这位王子,换上死了的那位,给老孔雀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搜他的队伍,没等搜上前来估计迎接老孔雀的就是一马鞭子。

弗炟王子让搜,但是弗炟手下的骑士,那一个个的可都是贵族,能护卫王子的这些骑士父亲最少也是个伯爵,自己也有是有称号的骑士,有几个受的了一个伯爵的仆从上来搜自己了,没等着别人手抬起来,眼睛就瞪了过去。

啪的一声!有位四十多的骑士抬起手来挥着自己的剑鞘照着一位壮仆就拍了下去。

“哎哟!”

“你搜哪里呢,我的武器囊也是你们这些杂碎可以碰的?”。

骑士的心中都是一肚子的火,在他们看来自家的殿下说让搜查,那就是客气一下,这帮子货色还当真啦,也不看看自己都是什么玩意儿。

“乌洛”弗炟对着自己的骑士说了一句,那位骑士就住嘴了,不过还瞪着那个被拍倒在地的仆从。

“王子的队伍怎么会藏刺客”老孔雀这边也觉得这事儿不能这么干了,连忙开始解围。

“还是搜下面一位吧”

罗小虎这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原本挤点儿时间思考一下,谁知道那边搜了连两分钟都没有,又转到了自己的头上。

这下罗小虎也没话说了,只得眼睁睁的望着一帮子仆从车开始搜,从仆从车一直搜到了第一辆纱车,光是这时间就花了差不多一刻钟的时间,那真是连较缝都看清了。

现在这样,整个罗小虎走的这个方向,根本就没有人愿意排这边了,因为谁也不知道排这条队什么时候才能出的了城,就算是有的也纷纷换到了旁边的队伍。

眼看着这些仆从们就要搜到了第二辆纱车,罗小虎己经伸手按住了腰间的剑,准备一但露了馅自己就直扑那条老狗,死都要拉个人陪葬,法迈罗仨人这边也一脸的严肃,也己经伸手按住了屁股下坐垫里藏着的武器。

“塞皮特罗哥哥!”

正在剑拨弩张这关健的时候,一声清脆的女声响了起来,罗小虎转头寻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原来是许久不见的阿莱斯塔亚,现在从一辆车上伸出了小脑袋,正开心的对着自己挥着手呢。

“你们也出城?”罗小虎从脸上挤出了一点笑容,顺口问了一句。

阿莱斯塔亚笑道:“不是,我们准备回家了!我早就看到这车子在门口排着了,是你的么?”

看到罗小虎点了点头,又道:“我们这边都准备出城了,怎么你这边还没有出城?”

“有人无聊的硬要搜我了车队,这不,都快耗上两个小时了”罗小虎摊开了手装做无耐的说道。

这时一个声音又响了起来:“你的车队藏了刺客?”。

随着声音出来的是一张长满胡子的脸,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矮人法师梅琳·红须。

一看到梅琳出来,罗小虎的心中长出了一口气。

走出车来的梅琳·红须直接望着罗小虎问道:“是不是?”。

“不是我藏了刺客,而是这位认为我藏了刺客,一大早在这边己经堵了我快一个上午了”罗小虎这边根本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

听了这话,梅琳这边也不多问,直接抬头望向了刚才罗小虎瞅的老孔雀,问道:“你是说我们威达家的朋友,私藏黑暗教派的刺客,请问有证据么?”。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罗小虎就发现老孔雀脑门上的汗出来,根本就没有把怀中那个什么鸟授权令拿出来,嘴唇动了两下之后,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我问你有没有!老的听不到我的话了?”梅琳不愧是矮人,这脾气是相当火爆,立刻怒道。

“没……没有!”老孔雀直接脸都白了。

“那是对我们家的朋友有意见喽?”

“误会!误会!”老孔雀这边连连的擦着头上的汗。

“滚!”梅琳伸出自己的小胖手一指:“再有一下一次,我拆了你家!”。

罗小虎望着老孔雀灰溜溜的背影,心中那叫一个感慨万千呐!

“走了!咱们出了城再聊”梅琳对着罗小虎笑了笑,就把脑袋缩了回去。连旁边的胖王子弗炟都没有看上一眼。

这一下谁也不敢搜罗小虎的车队了,巡城营的骑士连忙把阻马杆给推了开来,放任罗小虎的队伍出去。

望着威达家的旗帜,罗小虎久久的说不出话来,就这么望着它迎风猎猎的响着,居然透出一种说不出来的高傲,似乎这不是一面旗帜,而是一种耸立于天地之间的一种威势,让罗小虎心动不己!

腿上经络不通怎么办
小孩积食吃什么药
合肥男科医院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