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新能源

绝世剑尊 第110章 徐寒对冰鹫(求收藏求红票)_1

时间:2020-03-13 来源网站:广州汽车网

绝世剑尊 第110章 徐寒对冰鹫(求收藏求红票)

轰隆隆!

幽冷的夜空被璀璨的雷电划破,八道夺目的雷电光华降临在众人的眼眸之中。<-.黑炎地狱落在妖气旋涡之上,一股狂暴的力量通过黑炎地狱的剑尖传到徐寒的手臂,徐寒浑身一颤,发出一声闷哼,身体倒飞而出。

“退下,这不是你可以对付的妖兽。”血渊瞥了徐寒一眼,随即露出凝重的表情。匿身于妖气旋涡中的妖兽,实力还不止灵阶八级,旋涡中的妖气越来越强大,可怕无比的妖气源源不断地涌出,远远超过被轰散的妖气,血渊的铁拳,竟有被逼退之势。

“好家伙,灵阶九级!你在这山脉里隐藏得够深!”血渊眼眸中精芒闪烁,突然,在血渊铁拳的正前方,一股更为狂暴而强大的妖气爆发出来,地动山摇,山林俱毁。

“哼!”血渊冷哼一声,身形瞬退,目光越来越寒,“即使你有灵阶九级,也休想与我为敌!”血渊袖袍大甩,一把血色巨剑出现在他的手中,这是血氏家宗的传承剑魂,血夜,只不过,血渊手中的血夜,更加巨大,气息更加恐怖。

远远的下方,徐寒轻轻擦拭掉嘴角的血迹,露出一抹冷冷的笑意,他把钥匙攥得很紧,随即跃身而起,身影闪烁,消失在夜空之中。

乘天和冰鹫同时注意到了这一幕,乘天目光冰寒,冷喝道:“追!”顿时,两道身影朝着徐寒离去的方向极速追击而去。

嗖!

皎洁的月光下,一道梦幻般的身影瞬息落于铁屋门前,徐寒焦急地敲打铁屋,顾不得会不会把血庭护卫引来。铁屋很快打开,蝶影的美眸没有丝毫慵懒之意,一道似碧波秋水的温柔目光落在徐寒坚定的脸庞之上,“你果然来了。”

“嗯,快走!”没功夫解释太多,徐寒屈膝蹲下,利索地打开蝶影脚上的镣铐,一把拉住她的纤玉柔荑,脚下发力,一步瞬闪划过夜空。

紧随其后,乘天和冰鹫轰然落在铁屋房dǐng之上,周围的血庭护卫纷纷瞩目而来,朝这边包围,乘天根本不瞧那些护卫,怒言冷喝:“继续追!”

冰鹫此时的神情十分冷咧,他从血渊那里得到了比徐寒更多的圣令,通过借助这些圣令来修炼,他的剑修在今日已然踏入了灵境五级的门槛。今晚,他特意找来和徐寒有血海深仇的乘天,为的就是一举消灭徐寒,永绝后患。

血策军营在血庭后方,此时血渊也在那里对付突兀袭来的灵阶九级妖兽。帝皇岛的出口和血策军营方向完全相反,徐寒和蝶影要笔直地跨越血城,离开血府,从天府出去,才能离开帝皇岛。

但是,乘天和冰鹫在身后紧追不舍,如阴魂不散。徐寒面色极为凝重,冰鹫还好説,他能对付,但乘天实力强横,不是他能硬撼的。

“小鬼,你好像显得很紧张啊。”蝶影一副不在乎的语气,説得轻松淡然。

徐寒眼眸转过,落在蝶影身上,随即心头微微一颤。他本来是拉着蝶影逃跑的,不知什么时候,蝶影的纤手已经从他的掌握中挣脱出来,但是速度竟丝毫不落后于他。不,徐寒现在是全速逃离,蝶影却显得游刃有余。

心头再颤,徐寒恍然明白过来。蝶影説过,血渊如果不用锁灵铁限制她,就关不住她,那她的实力,应当何等恐怖?一心只顾救人的他却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蝶影已经不再受锁灵铁的压制了,现在的蝶影,是完全状态。

蝶影也似乎看出了徐寒的心思,露出一抹妩媚的笑意:“小鬼,找个地方收拾掉这两条尾巴吧。”

徐寒会意一笑,信心暴涨:“马上就到天府了,到那里歇息一下吧。”徐寒口中的歇息,可不是单纯的歇息。他相信,蝶影的实力绝对凌驾于乘天之上,那么,他们解决掉这两条尾巴将会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只是,紧追于身后的乘天完全不知道徐寒的身边带着一位实力绝对恐怖的伙伴。眼看着就要追上徐寒了,乘天眼中的杀机越来越烈,他还以为自己是凭借速度追上了徐寒,殊不知是徐寒故意放慢了脚步。

天府的夜月显得比血府干净许多,月光更加皎洁,铺在灵秀的大地之上,添上了几分圣洁的气息。嗖!月光的笼罩下,两道身姿轻盈而下,须臾,又有两道身影紧随其下,绽放着凛冽的杀机。

徐寒和蝶影稳稳地落于天府的地面,没有急着逃跑,而是转过身体,对着月光下的那两道身影微微一笑,为他们腾出了一席空间。

乘天和冰鹫双双露出诧异的表情,看着眼前面容淡然的两人,乘天心头微微一凛,太可疑了,尤其是徐寒脸上流露出来的自信笑容,更让他觉得心里没底。突然,乘天瞳孔猛地一凝,目光落在徐寒身边那位姿态淡雅妩媚,身材曼妙火爆的美女身上,这个女人散发着圣洁的气息,但却让乘天心悸不已,连灵魂都在颤抖。

“小鬼,左边那个小老弟交给你,右边那个老大哥交给我。”蝶影漫不经心地説了一声,便轻移莲步,悠悠地朝乘天走去。

“再好不过。”徐寒眼眸微沉,噙着冰冷的笑意,他右手微张,黑炎地狱浮现于他掌握之中,在月光下折射着幽暗冰冷的光泽,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恐怖气息。

冰鹫心头一颤,不禁后退一步,随即,他的表情狰狞起来:“徐寒,你别以为我怕你!我现在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一根手指头都能捏死你!”冰寒的灵气将空气凝固,发出咔嚓之声,雪鹰舒展着雪白的剑翼,冰冷刺骨。

“不就是晋升到了灵境五级吗?”徐寒显得毫不在意。

“哼,你会知道其中的差距的!”冰鹫冷笑一声,寒冰灵气疯狂凝聚,冰蓝的冰魄漫天飞舞,温度降至冰diǎn。灵境四级和灵境五级的差距可是很大的,凭借这一个境界的提升,冰鹫相信自己绝对能够杀死徐寒。

火魄和光魄交替生辉,徐寒目光冰寒,低语一声:“烈火之剑。”黑炎地狱表面燃烧起黑色的火焰,灼热的气息疯狂地吞噬着空气中弥漫的冰寒气息。

三种剑魄漫天飞舞盘旋,蝶影有些讶然地瞥了徐寒一眼,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这小鬼,竟然还是剑使,又小瞧他了。”

“怎么会?”冰鹫大惊失色,他的寒冰灵气,竟抵不过黑色火焰。

突然,徐寒身影一闪,一道尖啸破空传来,“火凰斩!”一头黑色火凰飞扑而出,如流星一般坠向冰鹫。

“水晶墙!”雪鹰架起,一堵寒冰之墙凝聚在黑色火凰身前。谁料,徐寒的身影却是先黑色火凰一步而至,脚尖落在水晶墙上,徐寒冷笑出声:“抱歉,其中的差距,我不知道。”话音落下,一道黑色闪电瞬息划过,冰鹫目光一颤,水晶墙的灵气逐渐消散,徐寒唇角轻扬,跃身而起,从冰鹫头dǐng划过,稳稳地落于他的身后。

这时,轰地一声,黑色火凰轰击在水晶墙上,灵气散去的水晶墙在黑色火凰面前显得脆弱无力,轰然爆碎,黑色火焰眨眼间蹿上冰鹫的身体,冰鹫无力地跪在地上,任由魔炎焚烧。

活血化瘀的药有哪些
心脏早搏最佳治疗
合肥中医癫痫病医院